【勇者大战魔物娘-求生在末世!】(03-05)【作者:gao83191080】   其它小说 
字数:30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受难

  除去护士与护工,十四年间与女子交际次数可以说全无的我,一瞬间便楞在了原地,手脚无措。

  与其枯干的脸孔相比胸前那坨暧昧的隆起也实在是太过于裸露,爆满的乳晕下的紫色凸起在那片连成苍白的肤色内分外显眼,伴着奔袭的步伐左右摇摆。
  「那个,您胸漏出了……」那是书籍之上有过匆匆一览之物,女性的哺乳器官,更是自己之前也不曾了解过之物,挪移着目光,显然察觉现状并非是我的长项。

  「嗷,嗷,嗷」毫无顾忌眼前之想,类似活死人般的女士在塌陷下的太平间之内横冲直撞,最后直到身上所披下的黑袍被钢筋挑破,最后一点遮盖也被撕去后,彻底赤身裸体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那是我生前都无法见过的光景,凹下去的下腹下毛草丛丛,两瓣类似于海产品样的紫红息肉低垂在在其后,伴着奔跑上下碰撞。

  「那是……?什么……」

  之前都不曾有过任何经历的大尺度体验,使得胯下的鸡鸡趋有不自觉的抬头的情势。

  ……奇怪……本不该有水分的身体为何还会想到排泄?对此我是十分不理解。
  也就在诧异间之时,前方的女士便早早的跑到我的面前。

  「您……」话音不等落下,身前倒披的白布便被斩断,发出「咔嚓」的声响。
  那把不知该说锋利还是卷钝的半锋早已切割开了我身上最后一的遮羞之布,随着惯性,她手中半刃便掷飞在远处,还不等我有所抵抗之时便被嗯在其下。
  铺面而来的恶臭使我皱眉,就仿佛把烂鱼干搁置数日发酵过来的微妙气息。
  「你……到底要……干嘛……?」我不禁发出如此的提问,但在如今情况之下却略显白痴。

  本以为那看那肤皮似骨的两臂内迸发出意料之外的力量,好似铁钳版紧扣住我的双腕,攥的发痛。

  「疼……你……到底要干嘛?」我还是试图协商解决问题的所在。

  咕噜的喉咙间发出类似于嘲笑般的声响,沙哑到不似此间之物的嗓音。
  正当我以为还有回旋余地之时,眼前女士便立马含住我胯下早已突发变故而瑟瑟难安的鸡鸡………

  第四章:初体验

  还不等有所理解之时,那干枯似骸骨的尊容便以俯身低头瞬间便含住自己的鸡鸡。

  她在干嘛?为什么要含我那里,那里可是……可是……尿尿的地方啊!
  「你等等……好痛……啊」奋力的吞进之时,包裹着最为神秘部位的长皮被瞬间褪下,引来阵阵疼痛。

  烫似沸水般的口腔之内做着机械式的吞咽,僵硬的舌头一次又一次舔舐在我那极为幼齿的茎肉之上,上去,下来,上去,下来,埋入程度甚深于咽喉之内。
  「鸡鸡……居然直立起来了?……啊」这种现象应该称为……什么?勃起?
  算不得上抵抗的微薄抗议很快遍淹没在下身燃起的奇妙感觉之内,疼痛也好似缓解了许多………

  感知舒适与兴奋并沉溺其内,无论男女这都输统为人类的惯性,自然,作为孩子的我也无例外可言。

  痒痒的……麻麻的……好……舒……服……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夹杂着的咸鱼的浓厚腥臭味,本应令人感到厌恶,可我却与其相反保持着莫名的兴奋与快乐。

  「有什么……有什么……要来了……」仿佛触电般我开始伴着本能猛摇屁股上下冲刺,以求满足,某种妙不可言的感觉渐渐攀至脊背,从未经历过的愉悦感官令我开始颤动不已。

  「我要……我要……我就要……尿……尿……啊……啊」瞬间,排泄出的快感让我失神,还不等追究起由来,我便沉溺于其中……

  也就在我所无法面视之处,那维持了十四年的浆液伴着大量有着白边的小黑点毫无保留的淌入下方女士之口。

  那些包裹着纯黑的白边之物后来我才知道它叫「人性」!

  第五章:冷冽谷的围剿

  口腔内的动作并没有因我瞬间的排泄有所停止,相反再一次的笨拙的榨取开来,之前的一次的奇怪体验早使我这算不上壮硕的鸡鸡陷入起余韵之内,表面的酥麻感足以使我战栗。

  「还来?……请不要……啊……啊」冲击着我下半身的吸力再次加强,原本强大起的精神却又再次沉溺其中,死拽着双手的单肢早已放开,可我却厚颜无耻的固圈住下方头颅,进行着本能的冲刺。

  以上一次那混杂着白浆的精液为润滑,意外的顺利。

  「又要……又要……又要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我并非是白痴,那也绝对不会是尿液,但起舒适程度实在是令我咂舌,对于男女之事还处于陌生的我也在潜意识内将此两者划等。

  尿了……又尿了……「和上一次相来比较,这次的抵抗的却微乎其微,在这如潮的快感面前的我终究还是会沉沦其内,鸡鸡伴着这数次排泄而变的麻木。
  终于从中好似得到满足了般的女士终于肯把擒住我鸡鸡的放开,瞬间失去支柱的下身伴着白浆大肆流淌,排泄出的快感瞬间盖过羞耻,保持着里番内经常出现的大开M形的姿势无力喘息。

  终将理智逐渐寻回后,却意外的开始啼哭,生前仅有的十四年时光的我,与人交往也算寥寥,可即使是如此,我也明白沉溺与失神于这种行为是多么的不齿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一顶天立地的男孩子,虽只有十四岁。

  倾躺着泪液混杂着唾液汇成不知名的长流,咸咸的………

  回过神后刚刚的闹剧也早早结束。

  终于结束了么……?不知为何侥幸中带着点点失望,一种莫名的情愫堵在心口,说道不明,意外的感到烦躁不堪。

  「?……你还要干嘛……」结束,那也只是我一厢情愿。

  眼前女士用干枯的双手硬生生掰扯着下身那吊坠的双瓣,紫红色褶皱化作片片分离,如同生物般开口蠕动着,粒粒看似水珠般的圆滴在其内打转。

  并没有再次固定我的双手,但我却不知为何惊讶于那副淫邪场景之内,鸡鸡再一次不争气的挺起,直至她狠身坐下……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